痛不欲生

我救不了你,还拖垮了你,我为何要存在?今天只是要求对方把抱枕搬走,又是教育破伞才更占空间,她是她的朋友,所以很重要,重要到当你说,“连这活都给我”的时候,换来她的微笑,仿佛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在我再三要求下,才动贵手,其实换谁都不能忍受常年累月不属于自己朋友,亲戚,任何关系的人随意侵占空间,还要负责整理,仿佛自己的义乌。那些往事席卷而来,只有一个心情,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们,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要占有,只是希望根本关系不属于我们的人不要长时间占据空间,也不行。

{ 2018-05-12 /1 }
 

今天仍旧祈求睡梦中被带走,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你,我试过各种欢乐的办法,最后发现只是加剧痛苦,我恨我自己

{ 2018-05-12 /1 }
 

1
以前虽然觉得白银案其中一个受害者家属可怜,但觉得他们不互相埋怨会不会好点,最后死者父母离婚,几十年来父亲一个人生活盼着凶手落网,死者的弟弟不久之后就自杀也跟着离开人间,死者的哥哥心里也恨妻子。
现在有一点点明白,因为爱,因为愧疚。

2
我知道不该这样,我只是会想起最后你工作的两个月你奔波她的防水罩广告伞还在雨中抽时间加班跑了十几趟,我知道不是她的错,她是姐姐的朋友,虽然你一开始拒绝,还抱怨了次“这个活也给我”,后来习惯以后,你也没说啥了。

3
你为什么不好好对自己,你为什么不爱自己呢。是不是爷爷离开的时候,你看到新生儿的我,所以无止境的注入了不该那么多的感情,就像找个寄托,因为你也很伤心没有见...

 

等我还完房贷,我要一个人去旅行,再也不回来,房子给外甥,我想去你想去的地方,然后纵身一跃,再也不见。

夜里两只流浪狗护送我回家
想起你刚住院的时候,我和你说,
“那只流浪狗总跟着我。”
“挺好的,可以做你保镖。”
那时候你忍耐着身体的苦痛,却露出温暖的笑对我说。
现在又多了一只呢。
你会觉得放心吗?
其实我还是希望我在睡梦里,你带我走,我很想你。

夜深人静一如既往的无法入睡的夜晚里,除了枯燥的学习特别基础的英语以外,就是忍不住的想念你,想念你巨大、宽厚、粗糙、温暖的手掌,我们曾经无数次紧紧的握住,在带着心疼的调侃和埋汰里,我们握紧了彼此的手,现在 我只能握住你的记忆,我没办法让时间的流沙带走关于你的任何一切,多希望这些碎碎片片能够重新拼回一个活生生的你,原谅我从来没有让你放心满意过,谢谢你一直努力辛苦的尝试理解我。

{ 2018-05-10 /2 }
 

1
清晨去买菜包吃,老板却在忙着收摊,他身边的人说他小姨妈走了,他得快点过去
我今天仍然睡的头很痛,不去想对情绪好,但根本做不到。
走到半路被以前常来收纸盒的妇人拦住了,她问我,“是搬了?”
那熟悉的眉眼又让我想起和你一起收拾纸盒的日子。
又加快了几步,看到你手机联系人里修车的外乡人,他又在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他是个非常勤快的人,你夸过这个年轻人。
你在哪里呢?
想你……

2
以矿泉水当酒,一口干
整个人空落落,
不发堵不伤心,连疲惫都散了
可是为什么眼泪还是会流
已经第三个月了

3
一静下来,心里就堵得慌
如果 我是说如果
你能够回来
我愿意翻山越岭 愿意不懒散
愿意都按你说的做
可是,我知道,没有如果

4
雨水淹了道路
形...

没有你的每一天

在名为我的世界里
你是那万丈温柔
在名为你的世界里
也许我只是烦恼和负担
从不能给你减负 反而加重了你的忧伤

现在你在里面 我在门外的郊野
我很想你
世界因你光芒不再
悲哀因你无法止息
埋在里面的除了辛劳疲惫还有以为要等来的清闲喜悦
我也不舍得抹去你最后的眼神
“对不起 对不起……”

 
1 2 3 4 5 6

© 木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