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婵

痛不欲生

©木婵
Powered by LOFTER
 

昨天夜里淅淅沥沥的下雨
我轻轻抖落了伞上的雨滴
却抖不干眼泪
你是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我多希望可以灵魂换灵魂
我愿把我的灵魂埋葬
让你重回人间

今天雨伞炸开前,没有动的脚踝折痛了一下,于是我和自己说,是你提醒我,这把伞不好,不要打开。
裁剪纸盒的时候,送纸盒的女师傅们又顺嘴提到你,说你总是笑眯眯热心的帮她们,说你人太好了,至少关于你的记忆还留存在不少人心里,今天也努力吃饭喝水工作,等会还要去运动学习,我很矛盾,一方面无法原谅自己,一方面只能试着让自己好一点,其实我没有自信达到预期值,但再迷茫也没有用,我已经迷茫了三十年,想那么多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捂脸]

 

我收拾东西找到你的奖状,一年翻过又一年的努力只剩几个薄本证明,你没有把它们带过来一起重新生活,可我却带到了我的床边,日日清理灰尘,包括你的献血证明,还有你的工作文件,我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明明在得知病情的时候,可以和你笑得很开心,现在随着时间的流走,坏情绪反而像铺开的影子紧紧跟随,我知道你送我的书,给我们整理的雨伞,拍下的很多关于我们的照片,是你的遗嘱,你是爱我们的,你并不想离开我们,而我,和你留下的衣服硬币一样,也是你的遗物。

卖2元钱💰,被说太贵了,于是在自言自语,“不贵吧……”

 

走很久的路,发很长时间的呆,最后能让我落脚停下宁静一会儿的地方――是你的墓地。我昨天最后只勉强学习了25分钟,意志力越发脆弱,客厅开辟后,就是你的爱人日日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我不常待在客厅,我锁在房间里,或者走在外面,我小心翼翼又焦灼烦躁的仇视那些其实我不待着的空间里的抱枕,垫子,它们曾经倒塌过,但它们很柔软,不会压倒人,陌生人的东西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成为义乌,我希望她能自己拿走,我想丢弃它们,可是我知道就算丢弃了,其实没有了意义,你不可能回来在这里陪你的爱人看电视――11月份的时候,手上的热水瓶突然爆炸了,零落的碎在客厅里,你说多半是我不小心,我说不是,真的是它自己突然爆炸了,后来你还是看...

我们终有一天会流逝在时间里
请你带走我
我害怕
能在睡着的时候带我走吗
我好想你

 

果然不该去看复联,负面情绪更泛滥了,你的爱人已经陷入了沉睡,打着此起彼伏的鼾声,我在发呆的同时发现她水龙头没有关,不过我关上以后,仍然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是还在下雨,我应该学习或者运动,奈何我今天竟然只能发呆,已经待坐在你的躺椅上很长时间,中间她让我给固定电话充值和给她手机重新装微信,她应该是想和我亲近,你应该也希望我和她亲近,可是当她的气息靠近我,我心里就升起浓烈的厌憎,只能勉强维持面无表情,和她说弄好,我会给她拿过去,我真的不是个善良孝顺的人,我以为可以摆脱严巷头那个脑子里存在的黑洞,没想到现在洞更大了,我知道要面对现实,要与人为善,要亲近世界,可是其实我做不到,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无比亲近...

 

我救不了你,还拖垮了你,我为何要存在?今天只是要求对方把抱枕搬走,又是教育破伞才更占空间,她是她的朋友,所以很重要,重要到当你说,“连这活都给我”的时候,换来她的微笑,仿佛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在我再三要求下,才动贵手,其实换谁都不能忍受常年累月不属于自己朋友,亲戚,任何关系的人随意侵占空间,还要负责整理,仿佛自己的义乌。那些往事席卷而来,只有一个心情,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们,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要占有,只是希望根本关系不属于我们的人不要长时间占据空间,也不行。

 

今天仍旧祈求睡梦中被带走,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你,我试过各种欢乐的办法,最后发现只是加剧痛苦,我恨我自己

 

1
以前虽然觉得白银案其中一个受害者家属可怜,但觉得他们不互相埋怨会不会好点,最后死者父母离婚,几十年来父亲一个人生活盼着凶手落网,死者的弟弟不久之后就自杀也跟着离开人间,死者的哥哥心里也恨妻子。
现在有一点点明白,因为爱,因为愧疚。

2
我知道不该这样,我只是会想起最后你工作的两个月你奔波她的防水罩广告伞还在雨中抽时间加班跑了十几趟,我知道不是她的错,她是姐姐的朋友,虽然你一开始拒绝,还抱怨了次“这个活也给我”,后来习惯以后,你也没说啥了。

3
你为什么不好好对自己,你为什么不爱自己呢。是不是爷爷离开的时候,你看到新生儿的我,所以无止境的注入了不该那么多的感情,就像找个寄托,因为你也很伤心没有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