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不欲生

斜斜的云朵
■[台湾]王素峰
我们斜斜地躺着,牵着手,看着斜斜的云朵,等着从脸上经过。 斜斜的斜坡。 斜斜的飞机凌空掠过。 你高高地站在风中,我低低地躺在斜坡,躺在斜坡看飞机,你和我一起,一起看着飞机经过。 午后,我们一同数飞机,一、二、三、四……五、六、七……不知有多少人相聚或别离。 斜斜的斜坡。 斜斜的草尖顶着云一朵。
一株大杉直直地立在斜坡,我们斜斜地躺着,牵着手,看着斜斜的云朵,等着从脸上经过。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乘那一朵云,你想和我牵手去摘星……是不是就让我们在梦中,就牵着手去银河? 斜斜的斜坡。 斜斜的风吹着日落。 你斜斜地躺在斜坡,我散散地踱着,踱着看日头,我们共同看着,看着那日头...

又是一天,天气燥热到连来往微风都没有,热度告诉我,时间已经从冬天走到了夏天,啤酒,龙虾,足球,新歌声一一出场,形成短暂的欢声笑语包围于我的世界,可我还是能听到熟悉的三轮车声响在耳边呼啸而过,于是我会突然四处寻找,盼着是你驾驶着车辆,大概这是累极了的固执。
晨昏烟火,再无你我的笑语
慢慢的,就会
走到永远。

{ 2018-06-27 /2 }

生而为人,苦不堪言

{ 2018-06-26 /9 }
 

昨天夜里淅淅沥沥的下雨
我轻轻抖落了伞上的雨滴
却抖不干眼泪
你是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我多希望可以灵魂换灵魂
我愿把我的灵魂埋葬
让你重回人间

{ 2018-05-19 /2 /2 }
 

今天雨伞炸开前,没有动的脚踝折痛了一下,于是我和自己说,是你提醒我,这把伞不好,不要打开。
裁剪纸盒的时候,送纸盒的女师傅们又顺嘴提到你,说你总是笑眯眯热心的帮她们,说你人太好了,至少关于你的记忆还留存在不少人心里,今天也努力吃饭喝水工作,等会还要去运动学习,我很矛盾,一方面无法原谅自己,一方面只能试着让自己好一点,其实我没有自信达到预期值,但再迷茫也没有用,我已经迷茫了三十年,想那么多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捂脸]

{ 2018-05-17 /1 }

我收拾东西找到你的奖状,一年翻过又一年的努力只剩几个薄本证明,你没有把它们带过来一起重新生活,可我却带到了我的床边,日日清理灰尘,包括你的献血证明,还有你的工作文件,我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明明在得知病情的时候,可以和你笑得很开心,现在随着时间的流走,坏情绪反而像铺开的影子紧紧跟随,我知道你送我的书,给我们整理的雨伞,拍下的很多关于我们的照片,是你的遗嘱,你是爱我们的,你并不想离开我们,而我,和你留下的衣服硬币一样,也是你的遗物。

{ 2018-05-14 /1 }
 

卖2元钱💰,被说太贵了,于是在自言自语,“不贵吧……”

{ 2018-05-14 /1 }

走很久的路,发很长时间的呆,最后能让我落脚停下宁静一会儿的地方――是你的墓地。我昨天最后只勉强学习了25分钟,意志力越发脆弱,客厅开辟后,就是你的爱人日日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我不常待在客厅,我锁在房间里,或者走在外面,我小心翼翼又焦灼烦躁的仇视那些其实我不待着的空间里的抱枕,垫子,它们曾经倒塌过,但它们很柔软,不会压倒人,陌生人的东西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成为义乌,我希望她能自己拿走,我想丢弃它们,可是我知道就算丢弃了,其实没有了意义,你不可能回来在这里陪你的爱人看电视――11月份的时候,手上的热水瓶突然爆炸了,零落的碎在客厅里,你说多半是我不小心,我说不是,真的是它自己突然爆炸了,后来你还是看...

{ 2018-05-13 /1 }
 

我们终有一天会流逝在时间里
请你带走我
我害怕
能在睡着的时候带我走吗
我好想你

{ 2018-05-13 /1 }

果然不该去看复联,负面情绪更泛滥了,你的爱人已经陷入了沉睡,打着此起彼伏的鼾声,我在发呆的同时发现她水龙头没有关,不过我关上以后,仍然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是还在下雨,我应该学习或者运动,奈何我今天竟然只能发呆,已经待坐在你的躺椅上很长时间,中间她让我给固定电话充值和给她手机重新装微信,她应该是想和我亲近,你应该也希望我和她亲近,可是当她的气息靠近我,我心里就升起浓烈的厌憎,只能勉强维持面无表情,和她说弄好,我会给她拿过去,我真的不是个善良孝顺的人,我以为可以摆脱严巷头那个脑子里存在的黑洞,没想到现在洞更大了,我知道要面对现实,要与人为善,要亲近世界,可是其实我做不到,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无比亲近...

{ 2018-05-12 /1 }
 
1 2 3 4 5 6

© 木婵 | Powered by LOFTER